米克(6) 蔡智恒最新作品《蝙蝠》简体版

米克(6)

——蔡智恒

转载自:http://jht.pixnet.net/blog/post/32721592
出版信息:《蝙蝠》 2010.10.26 麦田出版社初版,简体版未定
转载申明:转载自蔡智恒先生的官方博客,痞客邦PIXNET,非商业信息,纯粹出于喜欢蔡老师作品的目的,也请任何组织、个人不要把本文用于商业用途,否则,后果自负。还请支持购买蔡智恒先生的正版,感谢!

蔡智恒_蝙蝠_i飞扬 分享精彩
公园里有三只黑色的流浪狗,平时总是在公园里闲晃和觅食。
有次其中一只黑狗主动靠近并挑衅米克,我不想多生事端,
拉着米克走开,但黑狗紧跟在后,不断朝米克狂吠。
突然间黑狗发动攻击,我急忙抱起米克跑开,但黑狗依然紧追不舍,
黑狗前脚甚至搭上我裤腰带以便攻击米克。筱惠吓坏了,尖叫起来。
米克则发出怒吼,满脸狰狞、露出利牙。
我忍无可忍、退无可退,解开拴住米克的绳子,把米克放下。
米克扑上去与黑狗厮打,不到两回合,黑狗便发出哀叫声,
然后夹着尾巴逃走,米克追了二十公尺远。

没多久那只黑狗竟伙同其余两只黑狗冲向米克,我大惊失色,
抄起随身携带帮米克清理大便的小铲子,冲上前准备加入战局。
但我还没大显身手,米克即大获全胜,三只黑狗落荒而逃。
这一仗虽不像三英战吕布般精彩,但一白战三黑却在公园内流传。
「那就是那只很凶的狗。」他们在我背后小声说。
不过米克很受小孩子欢迎,我想可能是因为它的招牌动作吧。
米克常会坐直身子,伸出右前脚或左前脚往空中抓啊抓。
这动作很像日本招财猫的典型姿势,我个人觉得有失狗格。
小孩子们常会主动靠近想摸摸米克,我总是很紧张地阻止。
偶尔有白目的小孩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偷摸了米克一把,
米克虽然不高兴,但并没有吠出声,更没有想咬人的意图。
我觉得米克似乎成熟了不少。
米克逐渐步入中年,是该成熟了。
结了婚的我也一样,得更成熟才能承担更多责任。
我已经有房贷的压力,将来也可能有小孩,我得更努力工作存钱。
可是我一直觉得薪水偏低,调薪的速度又慢,我只能更节省开支。
筱惠也很节俭,有时我想帮她买件新衣服、耳环或包包之类的,
她总会笑说她已经是欧巴桑了,没人要了,不需要再打扮了。
对我们而言,周末晚上出门找家餐厅,然后坐下来好好吃顿饭,
就是最大的花费。
结婚满两年,也就是我34岁、米克5岁半的那年春天,筱惠怀孕了。
第一次产检照超音波时,医生说萤幕上一闪一闪的亮点就是胎儿心跳。
好像夜空中最明亮的星星啊,我和筱惠都这么觉得。
我们常仔细瞧着那张黑白超音波照片,虽然胎儿只有花生米般大小,
根本看不出什么名堂;但我们只要看着照片,就有种莫名的幸福感。
「米克。」筱惠指着照片,「这是你的弟弟或妹妹哦。」
米克嗅了嗅那张照片,抬起头看着筱惠,吐出舌头像是在微笑。
在台湾,女性34岁怀孕就算高龄产妇,所以筱惠刚好算是高龄产妇。
我们很小心,上下楼梯时我都会牵着她的手,在公园散步时也是。
第二次产检时,医生刚照完超音波,便淡淡地说:
「胎儿不健康,我建议刮除。这是很简单的小手术。」
我和筱惠一听便傻了,面面相觑,说不出话。
『不管多么不健康……』过了一会,我终于开口,『我都会抚养他。 』
「抱歉,我刚刚没表达清楚。」医生看了我一眼,「胚胎停止发育了,
没多久便会排出母体。为避免排不干净,我才建议动手术刮除。 」
我和筱惠无法做决定,因为我们还抱着胎儿可能会再长大的微薄可能。
医生要我们回去考虑,再约时间进行刮除手术。
如果这期间内胎儿排出母体,可能会伴随大量的血,要我们别惊慌。
走出医院,我觉得阳光好刺眼,眼睛根本睁不开。
我和筱惠一路上只说中午吃什么之类的话,没提到胎儿。
「刚刚你跟医生说,不管胎儿健不健康,你都会抚养他。」
一回到家,筱惠笑了笑,说:「我很感动呢。」
『我可能只是一时冲动吧。 』我勉强挤出微笑。
电话响了,筱惠接听。应该是筱惠的妈妈打来询问产检结果。
筱惠先跟她妈简单聊了几句,语气很平淡,听不出情绪反应。
「孩子……」筱惠突然哽咽,泪水迅速滑落,「医生说孩子没了。」
直到此时,我才开始有了痛觉,而且越来越痛。
米克似乎察觉到气氛变得诡异,慢慢走近筱惠,筱惠低头摸了摸它。
然后她抱起米克,将脸埋进它的身体。
一个礼拜后,果然如医生所说,筱惠排出大量的血。
到了医院检查,医生说排得很干净,不需要再动手术。
根据台湾的法律,怀孕二个月以上未满三个月流产者,有一星期产假。
我让筱惠好好休息一个礼拜,米克就由我负责带去公园散步。
但有天我却发现她瞒着我,偷偷带着米克出门。
或许她跟我一样,很难过又不想让人担心时,便会一个人带米克出门。
我难过了一段时间,这段时间试着找待遇较高的新工作,但没找着。
虽然工作的理由是为了养家糊口,但多少也有点专业的骨气在里头。
我总是很敬业,把事情做到最好,有时会希望别人看到我的用心。
可惜在这份工作上我只能得到薪水,因此我做得不太开心。
每当觉得郁闷时,我总会逗弄米克,借着跟它在地上翻滚嬉闹,我的心情也找到抒发的出口。
筱惠也因此常说我是长不大的小孩,都这么大了还在地上跟狗玩。
「难怪你的衣服上都是米克的毛。」她说。
屋子里到处是米克掉落的毛,墙角、桌脚和沙发底下也常出现毛团。
如果我穿深色衬衫,衬衫上会出现很多细细的条纹,那便是米克的毛。
我得拿出胶带,把毛一根根黏掉。
35岁那年夏天,米克满7岁,它的中年时期应该快结束了。
但我感觉不出米克的变化,每天下班回家我跟它追逐抢拖鞋时,它依然精力充沛,反倒是我开始觉得有些力不从心。
有天我在小房间内工作到深夜,终于忙完后走进卧室想睡觉时,
看到筱惠偷偷擦拭眼泪。我猜想或许她又想起流产的事。
『别难过了。 』我拍拍她肩膀,『我们都还年轻,孩子再生就有了。 』
「我不是因为这个而难过。」
『喔? 』我很疑惑,『那妳为什么难过? 』
「我看到你的白头发了。」
『这个年纪出现几根白头发很正常。 』我笑了笑,『帮我拔掉吧。 』
我低下头想让她帮我拔白头发,但她迟迟没有动作。我只好抬起头。
「刚认识你时,我们都是24岁,好年轻呢。」筱惠说,
「我从没想过,有一天会看到你有白头发。」
『头发总会变白的,这就是岁月。 』我说。
「你的压力一定很大,需要烦心的事情也很多吧。」她看了看我,
「我很抱歉让你这么操劳,也很心疼你不再年轻了。」
『别胡思乱想。 』我摸摸她头发,『睡吧,明天我们都还要上班。 』
在拥挤的城市里,大多数人都像蚂蚁般渺小,为了生活只能勤奋工作。
我和筱惠也是两只蚂蚁,只知道要努力。
这就是我们的生活,无关对与错,反正日子总是要过,不要想太多。
36岁那年秋天刚到来时,筱惠又怀孕了。
有了上次的经验,这次我们去产检时更紧张了。
医生说怀孕6周左右,就可检测到胎儿的心跳,但筱惠已怀孕10周,
还是没有检测出胎儿的心跳。
「这次可能是胚胎萎缩。你们还是要有动刮除手术的心理准备。」
我和筱惠一语不发走出医院。
我很努力想说些话来安慰筱惠,却发现我根本说不出话来。
「听朋友说,有人怀孕13周,胎儿才有心跳呢。」她打破沉默。
『真的吗? 』我看到一线希望,『那我们等等看吧。 』
「嗯。」她笑了笑。
我突然发觉,我好像被筱惠安慰了,也好像正在等待奇迹。
生命本身就是一种奇迹,那么当然可以在孕育生命的过程中期待奇迹。
还没等到奇迹,意外却先发生。
公司老板涉嫌在某件招标案中贿赂承办官员与审查案件的审查委员。
除了老板外,公司大部分的员工也被调查员约谈,我也不例外。
几天后老板被收押禁见,还好没有任何一位员工被牵连。
不过员工们都很清楚,这公司是待不下去了,得趁早另谋出路。
于是我再度失业。
怀孕12周时,筱惠又排出大量的血,医生还是说不需要再动手术。
「很幸运呢。」筱惠笑了,「两次都排得很干净,省了手术费。」
『嗯。 』我只能简单应了一声。
认识她十多年了,从我入伍那天在月台上竟然看见她的笑容开始,我就知道她是个很逞强的女孩。对于这样的筱惠,我只有更加不舍。
我想,我的白头发恐怕又要变多了吧。
这次筱惠仍然有一星期产假,反正我暂时不用上班,便租了辆车,开车载筱惠和米克回老家,让筱惠静养身体。
回老家后,我一个人到小时候常去的庙里拜拜。
手拿着香,跪在观音菩萨面前,想开口祈求保佑,突然百感交集。
无缘的两位孩儿、筱惠的身体、未来的工作,我不知道要先求什么?
也不知道是否可以都求?
我说不出话,眼眶慢慢潮湿,然后眼前模糊一片,最后滑下两行清泪。
『求菩萨保佑筱惠身体健康。感恩菩萨。感恩。 』
我赶紧默念完,磕了个头,随即起身以免被别人看见。

——未完待续



分享到:
版权申明

本站所有文章,除特别标明外,皆为原创。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转载自:i 飞扬 分享精彩!
原文链接:米克(6) 蔡智恒最新作品《蝙蝠》简体版

您的支持是我最大的动力!

  1. 呵呵 我也是痞子蔡的fans
    以前的新浪博客就是 blog.sina.com.cn/jht

    [点击回复]

    老饕 回复:

    @Louis Han,哈哈,看来你也是铁粉啊!你最喜欢的是那部?

    [点击回复]

    Louis Han 回复:

    @老饕, 最早的几部我都喜欢,都看过很多遍

    [点击回复]

    老饕 回复:

    @Louis Han, 喔~~我最喜欢槲寄生~

    [点击回复]

  1. 没有通告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