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克(7) 蔡智恒最新作品《蝙蝠》简体版

米克(7)

——蔡智恒

转载自:http://jht.pixnet.net/blog/post/32733204

出版信息:《蝙蝠》 2010.10.26 麦田出版社初版,简体版未定

转载申明:转载自蔡智恒先生的官方博客,痞客邦PIXNET,非商业信息,纯粹出于喜欢蔡老师作品的目的,也请任何组织、个人不要把本文用于商业用途,否则,后果自负。还请支持购买蔡智恒先生的正版,感谢!

蔡智恒_蝙蝠_i飞扬 分享精彩

朋友劝我们考虑是否该弃养米克? 因为狗是很会嫉妒的动物。
我和筱惠一向把米克当孩子般对待,米克便想独占我们的爱。
一旦发现即将有孩子诞生,它可能不再被宠爱或必须跟别人分享爱,
于是狗灵作祟或是利用念力之类的能量,让孩子不会诞生。
我知道朋友是好意,但我和筱惠对这种说法颇不以为然。
事实上在筱惠刚流产时,米克似乎能感受到空气中的悲伤气氛,
因此特别安静与懂事。
它会静静趴在筱惠脚边,筱惠起身时它也会起身,然后默默跟随。
如果我忘了要带它去公园,它也不会来提醒我,更不会发出呜呜声。
米克的视线,只集中在筱惠一人身上。

「如果我们这辈子没小孩,就把米克当成亲生的小孩吧。」筱惠说。
『米克8岁多了,算是开始进入老年时期。 』我顿了顿,说:
『狗的寿命最多只有十几年,恐怕……』
「胡说!」筱惠突然很激动抱住米克,「米克会永远陪在我们身边。米克,你说对不对? 对不对? 」
米克摇了摇尾巴,轻轻舔着筱惠的脸颊。
『我说错了,抱歉。 』我说,『米克一定会永远陪在我们身边。 』
幸好米克的存在安慰了筱惠,不然我非常担心连续流产两次的筱惠。
而我也可放心把筱惠交给米克,专心找新工作。
37岁那年春节刚结束,当了一个月的失业族后,我终于找到新工作。
这公司的规模小多了,应该会正派经营,因为没有财力去做非法的事。
虽然待遇比前一个工作更少,但在现实社会中打滚多年,
我早已懂得不抱怨并且珍惜。
这时米克8岁半,似乎开始有了老化的迹象。
扑人的动作很少见了,大概只是把前脚搭在我或筱惠的腰上。
刚下班回家的追逐,它开始改用小跑步,不像以前几乎是全力奔跑。
由于家里很小,以前它奔跑时总是伴随着跳跃,以便越过障碍物。
现在它也不再跳跃了。
我怀疑现在的米克是否还有能力大战三只黑狗?
至于我,还未满40岁,要说老还太早。
而且孩子还没出生,说什么我也得让自己保持年轻。

新公司由于人手少,因此每个员工的工作量都算大,没有凉快的缺。
不过当你尝过失业的滋味后,会觉得可以抱怨工作量太大是种幸福。
38岁那年4月,筱惠第三次怀孕。
家里附近刚好新开了间妇产科医院,我和筱惠便决定换换手气。
当医生准备要照超音波时,筱惠紧张得全身发抖,双手紧抓着我。
终于检测出胎儿的心跳后,筱惠忍不住哭了出来。
「恭喜妳呀。」医生是女性,似乎很能体会筱惠的心情,「这是喜事,应该开心才对。 来,笑一个吧。 」
「我之前已经连续流产两次了。」筱惠说,「我很担心。」
「现代妇女流产一、两次还算常见。」女医生说,「除非连续三次,
才要注意是否习惯性流产,或是染色体异常。 所以你不用担心。 」
「可是我38岁了,是高龄产妇……」
「你知道让我产检的妈妈有多少高龄产妇吗?」女医生笑了笑,「高龄
产妇一样可以生出健康活泼的宝宝。 就像我,42岁时才生女儿呢。 」
女医生的话似乎完全扫除筱惠心中的阴霾,筱惠露出开心的笑容。
虽然有之前两次的痛苦经验,但我和筱惠都觉得这次胎儿会健康。
我们更小心了,我也常常提醒筱惠别太劳累。
随着怀孕周数增加,筱惠脸上的笑容更满足,也更幸福。
每次产检时听见胎儿心跳声,我们都会觉得那是世界上最悦耳的声音。
筱惠怀的是个男孩,当她看到超音波相片中的小鸡鸡时,总是笑开怀。
「米克。」筱惠笑了,「你快要有弟弟啰。」

怀孕6个月左右,筱惠的肚子已明显隆起。
我几乎不让她做任何家事,米克也由我一个人带去公园,不让她去。
每当要带米克去公园时,它总习惯性走到筱惠身边等她一起走。
「妈妈不去了。」筱惠挥挥手,「你跟爸爸出门就好。」
米克刚开始时是疑惑,后来渐渐变成失望。
有次米克直起身要将前脚搭在筱惠腰上撒娇时,她突然尖叫着躲开。
米克吓着了,低下头不知所措。
我非常清楚筱惠保护胎儿的用心,但米克并不知道。
筱惠躲了几次米克的撒娇动作后,米克从此就不再对她撒娇了。
它似乎自觉做了件不可饶恕的事。
39岁那年1月中,筱惠的预产期到了,但并没有分娩的征兆。
胎儿已逼近4000公克,我很担心筱惠的生产过程会不顺利。
我们决定去医院打针催生,打完催生针后20个小时,筱惠终于生了。
据说很多第一次当爸爸的人第一眼看见婴儿时,会激动流泪。
但我第一眼看见婴儿时,觉得终于解脱了,只想好好睡个觉。
我和筱惠打算各给一个字给孩子,组合成他的名字。
「我取的是『良』。」筱惠说,「希望这孩子像他父亲一样善良。」
『我给「平」。 』我说,『希望他修平等心,懂得众生平等的道理。 』
所以我的孩子叫良平。
我担心筱惠太累,便劝她辞掉工作,专心陪着良平成长。
「你疯了吗?」筱惠说,「我们不是有钱人呀。」
筱惠月薪三万多,保母费一个月大约两万,如果筱惠去工作的话,
就得请个保母,那么每个月家里只会增加一万多块左右的收入。
『公司开始有业绩奖金制度,我多做点事钱就会多一点。 』我说,
『而且我也会接些案子在家里做。 算了算每个月应该可以多一万块。 』
「可是……」
『妳放心,我一定不会让妳和良平饿肚子。 』我说,『一定不会。 』
我说服了筱惠,但她说将来还是得看情况决定要不要再上班。
筱惠生完后在医院附设的月子房坐月子,良平也留在医院的婴儿室。
良平是过敏体质,身上常出现疹子,医生怀疑可能是异味性皮肤炎。
医生交代家里的环境要保持干净,避免灰尘和尘螨等等过敏原。
「我们家里有养狗。」筱惠问,「这会影响小孩吗?」
「开什么玩笑?」小儿科医生说,「狗的皮屑和毛发都是过敏原。」
筱惠一听眉头深锁,她开始烦恼家里四处飞散的狗毛该怎么办。

筱惠坐月子期间我变得很忙碌,白天得上班、下班后去医院陪筱惠;
但我得回家睡。 一来隔天还要上班,二来舍不得让米克独自在家。
不论白天还是晚上,米克总是趴在门边静静等着筱惠回家。
即使我要带米克去公园时,它也不像以前那样兴奋,只是缓缓站起身。
从公园回来后,米克又趴在门边。
以前都是筱惠喂米克吃饭,现在这工作得由我来做。
但我不像她会细心煮东西给米克吃,我只能在超市买些肉块,
简单水煮一下再喂米克。 有时太忙,便干脆在速食店买炸鸡。
米克的食欲变差了,我得好说歹说劝它吃饭,但它常常只吃几口后,
便又到门边趴下。
米克10岁半了,已算是条老狗,而筱惠不在家的一个月内,
米克更加快速地衰老。
筱惠坐完月子那天,我把她和良平接回家。
门刚打开,只见米克兴奋极了,歇斯底里地叫着,
而且许久未见的扑人动作竟然出现,它直接扑向筱惠。
「别过来!」抱着良平的筱惠大叫一声,同时侧身闪避。
不知道是米克或是筱惠的叫声惊醒了良平,他哇哇哭了起来。
米克楞住了,不再狂吠,低下头眼睛朝上看着筱惠。
但筱惠没理它,抱着良平直接走进主卧。
筱惠发挥了母性本能,她很细心照顾这个得来不易的亲生孩子。
她彻底清理了主卧,而且每两天拖一遍屋子里的地板。
婴儿床在主卧,因此她要我在主卧门口装活动隔板门,阻止米克进入。
米克刚开始发现无法进入主卧时,会在门口徘徊并发出呜呜声。
几天过后它似乎接受了事实,不再发出呜呜声,安静趴在主卧门口。
当筱惠走出主卧时,米克总是亦步亦趋跟在她身后,偶尔摇摇尾巴。
但筱惠只会跟它说些话,从不弯下身摸摸它,更别说抱它了。
米克的眼睛会一直看着筱惠,眼神很忧伤。
『你摸摸米克吧。 』我很不忍心看到它的眼神,『洗手就好了。 』
「如果我像以前一样摸米克,万一有天我忘了洗手怎么办?」
我无话可说,只好自己走过去摸摸米克,但它依然注视着筱惠。
而筱惠只是提醒我要把手洗干净后才可以抱良平。
我能理解筱惠的难处,她用母奶哺育良平,有时抱在怀里亲喂,
有时得先用手挤出来放入奶瓶冷藏,再温热给良平喝。
她不想用手接触米克,毕竟米克的身上都是过敏原。
筱惠也怕母奶内有过敏原,因此特别注意饮食与忌口。
她戒了最爱喝的咖啡,茶类饮品也不喝,海鲜类食物中只吃一点点鱼。
每当良平在客厅时,米克便很想接近他,但筱惠总是挥挥手叫它走开。
有次我抱着良平在客厅看电视,米克走近我,用鼻子嗅了嗅良平的脸。
「米克走开!」筱惠因紧张而大叫。
米克以为做错事了,低头走开几步,然后趴在地上,眼睛看着筱惠。
『米克只是想亲近良平而已。 』我说。
「你希望良平身上又长出疹子吗?」筱惠说完后,向我伸出双手。
我没回话,把良平交给她抱。

米克年纪越老,掉毛的速度越快。
即使每两天拖一次地,地上还是偶尔可以看见狗毛。
朋友来家中作客时,虽然嘴里不说,但我知道他们心里有很大的问号。
好不容易有了孩子,怎么会让具有过敏体质的孩子跟一条又老又凶
又很会掉毛的狗住在一起呢?
「干脆去把米克的毛剃光吧。」筱惠说。
『剃光? 』我很惊讶,『跟以前一样剪短就好了。 』
「你希望家里到处是这种东西吗?」
筱惠从墙角捡起一小团毛球,将毛球凑近我眼前。
我带着米克去找那位不怕死的宠物美容师,这些年来米克都让她剪毛。
「把毛剃光?」她也很惊讶,「对长毛犬而言,毛是它的自尊耶。」
『这我知道。 』我很为难,『但小孩才几个月大,又容易过敏……』
「我懂了。」她叹口气,「不然让米克只留下1公分左右的毛?」
我犹豫了一下,决定违背筱惠的旨意,便点头说好。
筱惠看见米克的毛并没有完全剃光时很不高兴,说:
「没看过像你这种把狗看得比自己的小孩还重要的爸爸。」
米克更老了,每天早上目送我上班时,我总感觉它没睡饱,精神萎靡。
下班回家时,它不再跟我追逐,咬了我拖鞋后,走了几步便停下来。
跟我拔河的力道也弱了不少,我总是很轻松地取下拖鞋。
要带米克去公园散步时,它依然会走到筱惠身边等她,如果那时她在主卧,米克便在门外等她,动也不动。
我只能走到米克旁边,用一点力道,拉着米克出门。
米克似乎已对公园失去兴趣,以前总是很兴奋地绕公园一圈,
现在则是走了直线距离30公尺后,便转身走回家。
以前是又跑又跳,现在则是步履蹒跚。
但即使米克再老,它看家和护主的本能始终存在。
只要有人经过我家大门,它依然会到门边朝着门缝,隐隐发出低吼声。
偶尔筱惠推着婴儿车带良平去公园走走,我通常也会牵着米克一起去。
米克会打起精神走在前头,而且不时回头看着坐在婴儿车上的良平。
如果迎面走来陌生的人或是狗,米克会保持警戒甚至低吼。



分享到:
版权申明

本站所有文章,除特别标明外,皆为原创。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转载自:i 飞扬 分享精彩!
原文链接:米克(7) 蔡智恒最新作品《蝙蝠》简体版

您的支持是我最大的动力!

  1. 蔡智恒的文章很棒,我也很喜欢他的文章,拜读了。

    [点击回复]

    老饕 回复:

    @bieguanwo, 呵呵,共享之!还请支持简体版的正版呢!

    [点击回复]

  2. 文中的两个广告号显眼啊 :mad: :mad: :mad:

    [点击回复]

    老饕 回复:

    @快乐的村长, 呵呵,虽然尽量让它和谐了~~看来还是很不和谐啊!

    [点击回复]

  1. 没有通告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