蝙蝠(3) 蔡智恒最新作品《蝙蝠》简体版

蝙蝠(3)

——蔡智恒

转载自:http://jht.pixnet.net/blog/post/32783442

出版信息:蝙蝠》 2010.10.26 麦田出版社初版,简体版未定

转载申明:转载自蔡智恒先生的官方博客,痞客邦PIXNET,非商业信息,纯粹出于喜欢蔡老师作品的目的,也请任何组织、个人不要把本文用于商业用途,否则,后果自负。还请支持购买蔡智恒先生的正版,感谢!

蔡智恒_蝙蝠_i飞扬 分享精彩

「阿爸,这里的路比较窄,你要小心跟好。阿爸,前面三岔路口我们要顺着这条路左转,左转后会接台17线。 阿爸,我们左转了,现在这条路就是台17线。 阿爸,你要跟好哦。 阿爸,要跟好哦。 」
我念国二时,阿爸生病住院,我和阿母曾搭计程车到医院去看他。
一路上阿母一语不发,紧绷着脸,我从未见过阿母如此。
狭小的车内有股恐慌不安的气息,我只好将视线望着窗外。
印象最深的影像,便是每隔一段距离就会出现的蓝底白字——17。

阿爸住院两星期,我只陪阿母去看他一次。
那次的记忆只有呛鼻的药水味、冰冷的地板、没有阳光的病房、
虚弱而孤单地躺在病床上的阿爸。
医院里的空间给我的感觉是没有温度、充满压力、弥漫悲伤的气氛;而且好像有股很强的力道正挤压这个空间,空间不再四方,变得扭曲。
在医院里我一直是心跳加速、喘不过气。
阿爸已是骨癌末期,医生说治愈机会非常渺茫,劝阿母做好心理准备。
在没有全民健保的年代,住院治疗得花一大笔钱。
阿爸住了两星期后,便坚持出院回家,不想给家里带来经济负担。
回家后阿爸总是躺在床上静养,很少下床。
阿母一直叮咛我,阿爸需要休息,没事不要去打扰他。
但每天早上出门上学前,我一定会先到阿爸床边,蹲下身轻声说:「阿爸。我要去上学了。」
「嗯。」阿爸点点头,笑了笑,「要认真上课喔。」
「我知道。」我说,「阿爸再见。」
放学回家后,书包还没放下,我还是会先到阿爸床边,蹲下身说:
「阿爸。我放学回来了。」
「嗯。」阿爸还是会点点头,笑了笑,「今天累不累?」
「不累。」
「静慧乖。」阿爸摸摸我的头,「去把书包放下,洗个脸休息一下。」
「好。」
虽然担心是否会吵醒阿爸,但我每天上学前和放学后到阿爸床边时,
他几乎都是醒着,我觉得阿爸应该是在等我。
有次我放学回家到阿爸床边时,发现阿爸闭上眼睛似乎在睡觉。
我轻手轻脚,转身准备离开时,阿爸却突然睁开眼睛说:
「嘿,静慧。阿爸还醒着喔。」
「阿爸。」我立刻到床边蹲下身,「我放学回来了。」
「嗯。」阿爸摸摸我的头,「去把书包放下,洗个脸休息一下。」
吃完晚饭、洗完澡后,我会带著书本,到阿爸床边的小桌子念书。
我不会发出任何声响,连翻书的动作都非常小心,以免吵到阿爸。
但阿爸始终微笑地注视着我念书时的身影,我只要转头向右,就一定会接触阿爸的视线。
「静慧。」阿爸说,「很晚了,你该去睡了。」
「嗯。」我立刻站起身收拾书本,在阿爸床边蹲下,「阿爸晚安。」
我觉得在阿爸床边读书会让阿爸开心,所以阿爸在家休养期间,我不看电视、不出门找同学玩,每天晚上都到阿爸床边读书,直到阿爸提醒我该睡觉为止。
这是我的能力所及,唯一可以让阿爸开心的事。
可是阿爸越来越瘦、脸色越来越蜡黄、原本清澈的双眸越来越浑浊。
唯一不变的,就是阿爸每次看到我时那种温暖的笑容。
这段期间我只看见阿爸流过一次眼泪,只有那么一次。
那次是晚上,我在阿爸床边念书时,听见他叫我:
「静慧。过来阿爸这里。」
「是。」我立刻合上书本,起身到阿爸床边,然后蹲下。
「你知道阿爸为什么要把你取名为静慧吗?」阿爸问。
「不知道。」我摇摇头。
「阿爸希望你文静而贤慧。」阿爸说。
「我知道了。」我点点头。
「你一直很乖巧,又懂事,跟你的名字一样。」阿爸摸摸我的头,
「你14岁了,越长越漂亮。阿爸很骄傲,也很欣慰。」
我嗯了一声,有些不好意思。
阿爸一直看着我,眼神虽然专注却很温柔。
「不知道哪个男生能有福气娶到我们家静慧,不管他是谁,他一定是世界上最幸运的男生。 」阿爸叹口气说,「阿爸很想看着你结婚,想看看妳的丈夫,想看看那个世界上最幸运的男生是谁。 可是……」
阿爸顿了顿,突然哽咽说:「可是阿爸看不到了。」
「阿爸。」我心头一酸,泪水夺眶而出。
「静慧。」阿爸流下两行清泪,「阿爸对不起你,请你原谅阿爸。」
我改蹲为跪,伸长双手抱着阿爸,痛哭失声。
「静慧。」阿爸轻拍我的背,「现在可以哭,但以后不要再哭了。你的人生还很长,要学会坚强。 知道吗? 」
「我知道。」我直起身,停止哭声,用手抹去眼泪。
阿爸拿出面纸,左手捧着我的脸,右手仔细擦干我脸颊和眼角的泪水。
「不能再哭了喔。」阿爸笑了笑,「要坚强。」
我忍住眼泪,拼命点头。
阿爸回家休养两个月后某天下午,我们班正在操场上体育课。
远远看见有位女老师从操场另一端跑过来,似乎很着急。
「张静慧在吗?」她来到我们面前停下脚步,上气不接下气。
「有。」我举起右手回答。
「你果然在这里,难怪我去教室找不到你。」她说,「你妈打电话来说你爸爸快不行了,要你赶快回家。 」
「快不行了?」我一时会意不过来。
「赶快回家呀!」她大叫。
我终于明白那是什么意思了。
我拔腿狂奔,从学校最南端的操场,跑到最北端的车棚骑脚踏车。
到了车棚已汗流浃背、气喘吁吁,但我没停顿,直接跨上脚踏车。
我双腿不断加速,原本15分钟的车程,我应该只骑了10分钟不到。
才刚到家,便听见屋子里传来哭声,原本快速跳动的心脏几乎停止。
我慌忙下了车,把脚踏车随手甩开。
但我突然双腿发软,整个人趴倒在地,爬不起来。
我只能勉强在地上爬行,爬到家门口,爬过门槛,终于可以站起身。
顾不得手肘和膝盖已磨破皮,我直接冲进阿爸房间。
只见阿母抱着阿弟坐在床边大哭。
我走到阿爸床边,蹲下身看着他,只见阿爸躺着,双眼闭上。
我等了许久,等着阿爸睁开眼睛说:「嘿,静慧。阿爸还醒着喔。」
但阿爸始终没睁开眼睛。
「阿爸。」我终于忍不住,轻轻摇了摇他的手。
阿爸的手很凉,不再像以前摸我头时的温暖。
我静静看着阿爸,没哭出声音,也没流泪。
我觉得眼前的一切很不真实,像是一场梦境,而我正漂浮着。
阿爸在我回家前三分钟往生。
我跟阿爸说的最后一句话是:「阿爸。我要去上学了。」
阿爸跟我说的最后一句话是:「要认真上课喔。」
这20年来,来不及见阿爸最后一面是我人生最大的遗憾和悔恨。
在往生前没看到我,阿爸会不会也觉得遗憾和悔恨?
如果我不是刚好在上体育课,如果我跑得更快、骑得更快,如果……
各种不同的「如果」,萦绕在我脑海20年。
我一直很想知道,往生前那瞬间,阿爸会跟我说什么?
阿爸,你会跟我说什么?
阿爸,你想跟我说什么?



分享到:
版权申明

本站所有文章,除特别标明外,皆为原创。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转载自:i 飞扬 分享精彩!
原文链接:蝙蝠(3) 蔡智恒最新作品《蝙蝠》简体版

您的支持是我最大的动力!

  1. 抢了个第一! :razz:

    [点击回复]

    老饕 回复:

    @phoenixboy, 呵呵,共赏蔡老师的这部蝙蝠吧!

    [点击回复]

  1. 没有通告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