蝙蝠(4) 蔡智恒最新作品《蝙蝠》简体版

蝙蝠(4)

——蔡智恒

转载自:http://jht.pixnet.net/blog/post/32798188

出版信息:蝙蝠》 2010.10.26 麦田出版社初版,简体版未定

转载申明:转载自蔡智恒先生的官方博客,痞客邦PIXNET,非商业信息,纯粹出于喜欢蔡老师作品的目的,也请任何组织、个人不要把本文用于商业用途,否则,后果自负。还请支持购买蔡智恒先生的正版,感谢!

蔡智恒_蝙蝠_i飞扬 分享精彩

「阿爸,我们快要上双园大桥了。不过双园大桥在去年莫拉克台风时被大水冲断了,现在只有一条便桥。 阿爸,你要跟好哦,听说便桥是临时盖的双向单行道,宽度很小,只开放小车可以通行。 阿爸,你一定要小心跟好,阿弟说便桥上会有很多机车,车子不太好开。阿爸,你要跟好哦。 阿爸,要跟好哦。 」
或许一般人对台风的印象总带点惊恐或不安,
但我脑海中关于台风的记忆,大部分是美好的。
而那些美好的记忆,都是阿爸给我的。

我们家是传统的砖瓦建筑,房子很老旧,台风夜里屋顶一定会漏水。
阿爸会把门窗关紧,然后四处巡视,找容器接住从屋顶滴下的水。
于是地上甚至是桌上和床上便摆满脸盆和水桶,有时漱口杯和碗也得用上。
而屋外的狂风呼呼作响,摇动整间屋子,房子仿佛随时会垮。
有次狂风吹落了屋瓦,我很害怕,躲在阿爸背后,问:「阿爸。风这么大,我们家会被吹垮吗?」
「只要阿爸在,我们家就不会垮。」阿爸转身抱起我,笑了笑。
阿爸的笑容给了我极大的安全感,老旧的房子似乎也变得坚固。
「来玩大富翁吧。」阿爸说。
从那次以后,阿爸总会在台风夜跟弟弟和我玩「大富翁」。
我们三人趴躺在地上,掷骰子,按骰子的点数前进。
屋外虽然狂风暴雨,屋内却充满欢笑声和滴滴答答的漏水声。
如果停电了,阿爸会点根蜡烛,我们继续玩,玩兴不减。
我家住海边,平时如果碰到大潮,路上偶见积水,台风时更不用说了。
即使台风过了,路上也常常是淹水未退。
阿爸不放心我一个人出门,会牵着我的手上学,我们常得涉水而过。
碰到水深一点的地方,阿爸会背着我,一步一步小心涉水。
阿爸的背很平很宽广,让我觉得安心,有次我还不小心睡着了。
后来阿弟也开始上小学,阿爸便一手牵着我、一手牵阿弟,涉水上学。
只要有阿爸,狂风暴雨和淹水都不可怕,我什至会期待台风来袭。
阿爸过世后的第一个台风夜,屋子里到处在滴水。
当狂风吹得屋子拼命发抖时,我也因恐惧而发抖。
「阿爸。我们家要垮了。」我紧抱着棉被,缩在床角,「要垮了。」
那晚我彻夜未眠,怕醒来后家已不见。
念大学时,每当台风夜,我总想拉着室友跟我一起玩大富翁。
「你怎么会想玩那种幼稚的游戏?」室友皱着眉,「你还没长大吗?」
我不是还没长大,我只是很怀念跟阿爸一起玩大富翁时的欢乐气氛。
但没有任何人肯陪我玩,她们宁可无聊到看着窗外的风雨发呆。
认识文贤后的第一场台风天里,他打电话给我,问我是否一切安好?
「还好。只是……」我不想让文贤也笑我幼稚,便改口:「没什么。」
「只是什么?」文贤似乎急了,「你快说啊。」
「我想玩大富翁。」我说。
「好。」他说,「你等我。」
一个半小时后,他带着一盒还没拆封的大富翁来我住处。
「让你久等了。」他说,「很多店都关门了,我跑了五家店才买到。」
「谢谢。」看着头发湿透的文贤,我很感动,也很抱歉。
文贤陪我玩大富翁时,住处的天花板没漏水,但我的眼睛却漏了水。

「阿爸,过桥了。阿爸,过桥了。」
眼泪突然迅速滑落,奔流不息,无法止住。
阿爸出殡那天,我默默跟在阿爸的棺木后面,整天都没说话。
带路的道士一再交代,只要经过桥梁,就得高喊:过桥了。
据说桥与河流容易有凶死的恶灵盘踞,亡者的灵魂会不敢过桥。
家人必须不断呼喊:过桥了。 安抚亡者别怕,并引领亡者过桥。
那天我没说半句话,却喊了几十声:「过桥了。」
这是阿爸出殡那天我最深的记忆,也几乎是唯一的记忆。
阿爸过世后,我从没哭出声音,人前人后都一样。
因为我答应过阿爸,不能再哭了,要坚强。
可是流泪对我而言是反射动作,不受脑部控制。
我会拼命忍住泪,只在独处或没人看到时,才放心让眼泪流下。
一旦发现可以流泪了,泪水总是排山倒海而来。
或许因为这样,阿爸出殡那天我不小心听见几位亲戚跟母亲说:「父亲过世了,静慧这孩子竟然都没哭也没掉眼泪,真是不孝。」
母亲没做任何反驳,只说我的个性很倔强,从小就不太听她的话,她不知道该怎么管教我。
我非常愤怒,除了痛恨那些亲戚用哭声大小与眼泪多寡来衡量孝心外,更不能原谅母亲竟然不做反驳,还说出那些算是附和亲戚的话。
从此我和母亲的关系就变得很紧张,也几乎不跟母亲交谈。
这种诡异的气氛,持续了两年。

「阿爸,已经到林园乡了。这里车子比较多,阿弟会小心开,你也要小心跟好。 阿爸,阿弟已经长大,不再是以前那个既调皮又讨人厌的小孩,你可以放心了。 阿爸,前面的路口要右转凤林路。 阿爸,我们右转了,你要跟好哦。 阿爸,要跟好哦。 」
阿弟小我四岁,是家里唯一的男孩,从小母亲就特别宠爱他。
小时候的阿弟确实很顽皮,而且喜欢捉弄我,真令人讨厌。
记得国一有次段考前一天,我的课本和笔记本竟然满是阿弟的涂鸦。
「这是不是你画的?」我强忍怒气问阿弟。
「是啊。」阿弟笑的很贼,「画的很漂亮吧。」
我的怒气瞬间爆发,「啪」的一声,赏了阿弟一记清脆的耳光。
阿弟大哭跑走,然后向阿母告状。
阿母拿了根棍子走过来,不由分说,把我痛打了一顿。
我知道在重男轻女的观念下,阿母一定会偏心,甚至会溺爱阿弟。
但阿母怎么可以连问都不问,拿起棍子就是一顿打呢?
我抚摸着红肿的手脚,咬牙切齿暗自起誓:
「我明天一定要故意考零分,让你难过!」
那天晚上快睡觉前,阿爸一个人来找我。
「静慧。」阿爸说,「阿爸知道你受委屈,但明天考试你要好好考。」
我睁大眼睛看着阿爸,很惊讶阿爸为什么会知道我的心事?
「你的个性很像阿爸。」阿爸笑了,「因为你是阿爸生的。」
「哦。」我只应了一声。
「你认为阿母只关心阿弟,不关心你,所以想故意考坏让阿母难过。」
阿爸问,「你是不是这样想?」
我楞了几秒后,缓缓点个头。
「既然你认为阿母根本不关心妳,那么你考坏了,她为什么要难过?」
「我……」我一时语塞。
「不关心你的人是不会因为你而难过。如果你故意考坏,难过的人只有你自己而已。 」
「但如果阿母是关心你的,妳又何必借着搞坏自己来让一个关心你的人难过呢? 」阿爸又说,「这样不是很笨吗?」
我看着阿爸,没有回话。
「我知道妳阿母比较疼阿弟,但她还是很关心妳的,所以妳千万别做傻事。 」阿爸说,「明天考试要好好考,不然阿爸会很难过。」
「嗯。」我点点头。
「阿弟还小,你要原谅他。你也要帮阿爸好好教他,好不好?」
「好。」我又点点头。
阿爸过世时,阿弟才念国小四年级,我很担心失去阿爸严厉的管教后,调皮的阿弟会不会学坏?
阿弟念国中时,我每晚都盯着他,也会严格限制他看电视的时间。
但他要升国三时,我也要离家到台北念大学,便无法再盯着他了。
我上台北念书后,除了担心阿母太劳累外,最不放心的就是阿弟。
果然阿弟升上高中后,人变得叛逆、贪玩,又不受管教。
阿弟高二那年变本加厉,放学后会在外面玩到很晚才回家。
听阿母说阿弟迷上电玩,有时甚至逃课不去上学,成绩一落千丈。
那时我念大三,有天我特地回家想好好教训阿弟。
结果我在客厅等到凌晨两点,阿弟才进家门。
「你跑去哪里玩?」我怒气冲天,「竟然现在才回来!」
「不关妳的事。」阿弟冷冷地回答,连看都不看我。
我气得全身发抖,举起右手便想给他一巴掌。
但我发觉阿弟已经长得比我高壮,原本稚气的脸也变成熟了。
他的五官有阿爸的神韵了,我缓缓放下右手,楞楞地注视着他。
「看三小。」阿弟说。
我的眼眶慢慢潮湿,视线渐渐模糊,那是阿爸的脸呀,那是阿爸呀。
「阿爸。」我不禁双膝跪地,「阿爸,对不起,我没管好阿弟。」
阿弟似乎吓了一跳,原本想转身离开的他,脚步停了下来。
「阿爸,对不起。我没听你的话,没好好教阿弟,是我不孝。阿爸,阿弟已经学坏了,都是我的错,请你处罚我。 阿爸,我真的不知道应该怎么管教阿弟,我真的不会,请你教教我,我该怎么办? 」
我的视野已是白茫茫一片,只能哽咽呼喊:「阿爸,阿爸,阿爸……」
「起来啦。」他拉我起身。
「阿爸,我不敢啦。」我双膝刚离地,立刻又跪下,「阿爸,拜托你骂我,打我也可以。 阿爸,是我不对,我不会教阿弟。 阿爸……」他试着再次拉我起身,但我双膝始终不肯离开地面。
最后他居然也跪下。
「阿姐。」他将脸凑到我面前,「妳看清楚,我是阿弟。」
「你不是阿爸吗?」我用手抹干眼泪,「哦,你是阿弟。阿弟,你要好好念书,好不好? 阿爸已经很可怜了,你不要再让阿爸伤心了。阿姐给你拜托,拜托你,好不好? 」
「好啦。」阿弟说,「我知道。」
「真的吗?」我几乎破涕为笑,「你会好好念书吗?」
「嗯。」阿弟点点头。
「阿弟,多谢你。」我拼命道谢,「多谢你,多谢,多谢。」
「阿姐。」阿弟的眼眶突然红了,「妳不要这么说。」
阿弟戒掉电玩,念书也认真多了,后来顺利考上大学的电机系。
大学毕业后,阿弟先去当兵,当完兵后又去考研究所。
研究所毕业后,阿弟到新竹科学园区当电子工程师,工作很稳定。
去年阿弟认识了一个女孩,她是国小老师,两人的感情很好。
阿爸,阿弟说今年年底他就要向她求婚,你一定很开心吧。
阿爸,阿弟是成人了,已经懂得负责和担当,你不用再担心了。
阿爸,你不用再担心了。



分享到:
版权申明

本站所有文章,除特别标明外,皆为原创。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转载自:i 飞扬 分享精彩!
原文链接:蝙蝠(4) 蔡智恒最新作品《蝙蝠》简体版

您的支持是我最大的动力!

    • dulele
    • 2010年11月3日

    这个故事又是温情的,哎,又要掉泪了

    [点击回复]

    老饕 回复:

    @dulele, 可能是阅历的原因吧~~我更喜欢之前的米克~呵呵

    [点击回复]

    dulele 回复:

    @老饕, 一如既往的温情派,还是很有感触的。

    [点击回复]

    老饕 回复:

    @dulele, 恩,老蔡的拿手戏啊!

    [点击回复]

  1. 没有通告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