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人之水(7) 蔡智恒最新作品《蝙蝠》简体版

求人之水(7)

——蔡智恒

转载自:http://jht.pixnet.net/blog/post/32973983

出版信息:《蝙蝠》 2010.10.26 麦田出版社初版,简体版未定

转载申明:转载自蔡智恒先生的官方博客,痞客邦PIXNET,非商业信息,纯粹出于喜欢蔡老师作品的目的,也请任何组织、个人不要把本文用于商业用途,否则,后果自负。还请支持购买蔡智恒先生的正版,感谢!

蔡智恒_蝙蝠_i飞扬 分享精彩

秋天好像到了,早上出门上班时,已经可以感受到微微的凉意。尤其是这个礼拜天的清晨,准备骑单车赴约时,觉得天气很凉,赶紧又回家披了件薄外套再出门。没想到一看见她,她竟然又是只穿牛仔裤加短T恤。
『喂。 』我说,『请你尊重一下现在的天气吧。 』
她只是一直笑,没回答我,转身便往前骑。
我赶紧跟上,跟她并排骑车。
这次的路线和第一次跟她相约骑单车时一样,沿着安平堤顶,骑到盐水溪出海口。
到了尽头,我们依旧并肩坐在堤顶上,吹吹风,看看海。在现在的天色下,海天几乎一色。
我突然想到她的衣衫单薄,便脱掉外套,想让她披上。但随即又想起,外套一定满是我的汗臭味,只得作罢。然后再悄悄穿上外套。

「谢谢。」她发现了,笑了笑。
我倒是有点尴尬。
『我应该快找到他了。 』我试着找话题。
「哦?」她微微一楞,「真的吗?」
『应该吧。 』我说。
「辛苦你了。」她站起身,「吃蛋饼吧。」
『嗯。 』我也站起身。
只剩下15家还没确定,如果没意外,我想应该快找到了。

隔天上班时,我依旧在午休时间去堵别家公司的工程师。
『不好意思。 』我向他展示挂在胸前的名牌,『我是南科的工程师, 不是推销员。 我想拜托你一件事。 』
「什么事?」他问。
我开始讲起我和她认识的过程,这故事我已经讲了20遍,熟的很。
「你是说,那女孩以为你是她在Blue wave认识的蔡姓工程师?」
我才讲了两分钟,他便打断我,语气似乎很惊讶。
『是的。 』我说,『因为她只知道他姓蔡、在南科当工程师。 而我刚好 也符合这两个条件。 于是……』
「等等。」他很激动,又打断我,「我也符合啊。」
『是吗? 』我吃了一惊。
我仔细打量眼前的他,年纪应该是30岁以下,身形和我差不多。
他没戴眼镜,五官称不上帅,但斯斯文文,长相算清秀。
『你认识韩英雅吗? 』我问。
「我认识啊!」他情急之下抓住我肩膀,「你知道她在哪里吗?」
『你先冷静一下。 』其实我也很激动,『请让我问你几个问题,然后我再告诉你她在哪里。 』
「抱歉。」他松开抓住我肩膀的手,「你问吧。」
『你动过近视雷射手术? 』我问。
「嗯。」他说,「那是今年二月的事了。」
『你见过韩英雅几次? 』
「只有两次,都在Blue wave。」他说,「那时她白天念大五,晚上是百威啤酒的酒促小姐。 」
『最后一个问题。 』我问,『你的朋友都叫你什么? 』
「因为我叫蔡政杰,谐音是正解。」他笑了笑,「所以熟一点的朋友就叫我solution。 」
政杰就是正解,也就是solution。
经过三个多月的找寻,我终于找到正解——solution。
就像小时候看的《万里寻母》这部卡通,跋山涉水甚至是飘洋过海, 历尽千辛万苦后,马可终于找到妈妈了。 记得看到马可跟妈妈重逢那一集时,我哭得一塌糊涂。 好感人啊,马可终于找到妈妈了。
然后呢?
我们找个地方坐了下来,他开始跟我说起认识她的过程。 原来他要去大陆出差那天,在香港转机时,手机竟然掉了。 他只好先打电话回台湾,暂停门号的通话服务。 一个月后他回台湾,第一件事就是复话,但电信业者告诉他, 他的门号早已被回收,而且也已经有人使用了,他只能申请新门号。 他很生气,但电信业者置之不理,他只好去跟消保官投诉。 可惜一直没有结果。
「她的手机号码存在我的手机里,所以我也无法联络她。」他说, 「我去了Blue wave几次,但都没找到她。后来才知道,她已经不做酒促小姐了。 」
我终于明白他和她错过的原因了。
如果当时她问他在哪家公司上班,或是他问她在哪间大学念书, 也许结果就会不一样了。
我调出手机的通话记录,把她的号码给他。 他很慎重拿出笔,并从皮夹抽出一张名片,把号码写在名片上。 他默念了几遍,似乎想记熟,然后再把那张名片放回皮夹收好。
「我不敢再只依赖手机的通讯录了。」他苦笑着。
『请给我一张你的名片。 』我说,『我也会把你的号码给她。 』
「谢谢。」他赶紧又从皮夹抽出一张新名片给我。
『你不用再找消保官了。 』我说,『我明天会去取消我的门号,你记得要赶快再去申请这门号。 』
「这样不好吧。」他说,「你不必这么做。」
『没关系。 』我勉强笑了笑,『我想这个门号对你们而言,应该有特别的意义。 』
「那……」他似乎很不好意思,「让你添麻烦了。谢谢你。」
『我想麻烦你一件事。 』我说,『能不能请你明天再打电话给她? 』
「为什么?」
『今晚我想打电话告诉她我已经找到你了,给她一个惊喜。 』
「没问题。」他说,「我明天再打。」
『谢谢你。 』
「请别这么说,该说谢谢的人是我。」
『对了。 』临走前,我又想到一件事,『请问你几岁? 』
「我今年28岁。」他说。
跟我认识第二个女朋友时的年纪一样,有点年轻又不会太年轻。 不晓得他会不会也像我当时一样冲动? 如果他像我当时一样冲动,会不会无法包容她的任性?
『她喜欢骑单车。 』我说,『如果可以,你也尽量培养这个兴趣。 』
「骑单车吗?」他想了一下,「我尽量。」
『是在天刚亮的清晨喔。 』
「啊?」他似乎吓了一跳,「这个嘛……」
『一大早起来运动对身体很好,你就当养生吧。 』
「只能这么想了。」他苦笑着。
『还有她吃饭时喜欢找名字有「家」这个字的餐厅,她说这样才有在家里吃饭的感觉。 』我说,『请你不要笑她幼稚。 』
「嗯。」他点点头,「我知道。」
『还有……』
我想了许久,或许因为方寸已乱,始终想不出还要交代什么?
「还有什么呢?」他问。
『没了。 』我说,『我该走了。 』
「我刚刚没看清楚你的名字。」他问:「能不能请问你的大名?」
『我只是单纯的爱花之人,所以才求人之水。 』
「嗯?」
『先这样。 』我竟然学起她的口吻,『bye-bye。 』
我慢慢走回公司,脚步很沉重。
虽然相信自己一定会也一定要找到solution, 但我从没想像找到solution之后,会是什么样的心情? 如今我已经体会到了,因为我的脚步已经告诉我。
回到公司后,我整个下午魂不守舍,心不在焉。 他既然已经出现,我该以什么样的角色陪在她身旁呢? 或许我可以单纯扮演朋友的角色,但我做得到吗? 我无法在已经喜欢她的情况下,单纯扮演朋友的角色。 如果继续陪在她身旁,那么我和她之间将会错着过。
与其错着过,倒不如错过。
从找到solution的那一刻开始,一直到下班回家, 脑海中不断浮现加贺千代女那首传诵千古的俳句。 我在心里反覆吟诵,无法自已。

朝颜生花藤

百转千回绕钓瓶

求人之水


日本人把牵牛花叫做「朝颜」,因为牵牛花的生命只有一个早上。 她只在早晨绽放美丽的花朵,但中午之前花朵就会枯萎。 牵牛花是缠绕植物,她的茎会缠绕或匍匐生长,像藤蔓一样。 「钓瓶」就是井边的吊桶,以绳索绑住吊桶,便可以从深井中取水。 一早起来到井边打水,发现可爱的牵牛花正悄悄在井边绽放。 然而牵牛花的藤蔓却绕着井绳并缠住了吊桶。 如果要打水,势必会扯断缠绕住井绳和吊桶的藤蔓。 爱花的人不忍心伤了朝颜,只好去向邻家讨水。 或许讨来了水之后自己却舍不得用,反而拿水去灌溉朝颜。
以前读这首俳句时,隐隐觉得有禅意,也有慈悲心。 难怪加贺千代女后来会剃发为尼,遁入空门。 而我现在对这首俳句有更深的感触。
牵牛花真的很漂亮,为了让花开得灿烂,我宁可不喝水。
我拿起手机,调出通话记录,停在她的号码。 10秒后,手机的萤幕暗了,我再按个键让萤幕亮起。 萤幕忽明忽暗了三次,我终于下定决心,按了通话键,回拨给她。
没想到第一次打给她,就是为了告诉她,我已经找到他。
「唷!」她笑了起来,「什么风把您吹来?真是稀客稀客,欢迎光临 My phone。 您是升了官? 加了薪? 捡到钱? 还是中了乐透? 没想到您肯大驾光临,我真是三生有幸,临表涕泣,不知所云。 」
『我……』她劈里啪啦说出一长串话,我反而词穷。
「等等,让我先做好心理准备。」她似乎深深吸了一口气,「说吧。」
『我找到他了。 』
「他?」她很惊讶,「真的吗?」
『嗯。 』我说,『他叫蔡政杰。 政治的政,豪杰的杰。 你要记好。 』
「哇!」她叫了一声,「欧吉桑,你太强了!我给你拜!」
『还有他在台达电上班,你也别忘了。 』
「谢谢你。」她说完后便又笑个不停,越笑越开心。
真的是好甜美的声音,像疗伤系音乐一样,让人有舒服平和的感觉。
『我可以叫你英雅吗? 』我等她笑声稍歇后,问。
「你有病呀,当然可以呀。」她笑骂一声,「只是你老是你呀你的称呼我,不知道在龟毛什么。 」
『那么英雅,你……』我吞吞吐吐,『你……嗯……』
「说呀。」她催促我,「你到底想说什么?」
『你一定要幸福喔。 』我说。
「唷!」她又笑了,「干嘛学日剧的对白?」
『这是日剧的对白吗? 』
「是呀。」她说,「我高中时很迷日剧,里面的对话就是这种调调。」
『天空是碧蓝的,海洋是广阔的,而英雅是美丽的。 』我说, 『这才是日剧对白的调调。 』
「永远在一起吧。三十年、四十年、五十年,我们永远在一起吧!」
她说,「这也是日剧对白的调调。你还能想到别的吗?」
『我会等你回心转意,但只有一百年。 』我说。
「如果我的生命变得一团乱,那是因为你不在我身边的关系。」她说, 「还有没有?」
『还有……』我突然醒悟,『喂,我不是要跟你讨论日剧。 总之你一定要幸福喔。 』
「我知道啦。」她说,「不管是在风里、在雨里、在你我梦中相遇的夜晚里,我都会幸福的。 」
『这不是日剧,这是琼瑶。 』
「你说的对。」
我们竟然很有默契,同时笑了起来。
『差点忘了。 』我赶紧拿出他的名片,『我念他的手机号码给妳。 』
「嗯。」她说,「你念吧。」
『你拿出笔了吗? 』
「当然。」她说,「我又不像你会骗我。」
『那次真的很抱歉。 』我耳根开始发热。
「那已经是过去的事了。」她笑了笑,「不过我一直很想问你,那时你明明不认识我,为什么还要跟我道歉而且抄下我的新号码? 」
『因为那时候的你,听起来很伤心。 』
「你那时又不认识我,为什么会在乎我伤心?」
『因为……』我想了半天,想不出理由,只得沉默。
她也没说话,似乎正等着我说出个理由。
「你真的是一个温柔的人。」过了许久,她才打破沉默。
『我也只剩下温柔了。 』我说。
「你只剩下的东西还真不少。」
『不过现在只剩下要告诉你他的手机号码而已。 』
「只剩下?」她很疑惑。
『没事。 』我说,『我要开始念了,你要仔细听好喔。 』
我念了两遍他的号码,然后告诉她我也把她的号码给了他。
『他应该明天就会打电话给妳。 』我说。
「不用等明天。」她说,「我待会就打给他。」
『这样也好。 』我说,『希望这次你们不要再错过了。 』
「要再错过很难吧。」
嗯,我想应该差不多了。
『我说过你的声音很好听吗? 』
「你说过几次。」
『那我再说一次。 』我说,『英雅,你的声音很好听。 』
「谢谢。」
『我说过你长得很漂亮吗? 』
「开玩笑的时候说过几次。」
『那我这次正经地说。 』我说,『英雅,你长得很漂亮。 』
「谢谢。」她笑了。
『那……』我拖长了尾音,『先这样。 bye-bye。 』
「唷!」她又笑了起来,「你在学我哦。」
『你怎么老是唷啊唷的? 』
「表示惊讶呀。」
『喔。 』我说,『总之,bye-bye。 』
「嗯。」她说,「bye-bye。」
我用左手拇指按了红色的结束键,挂断电话。
然后咬着牙,再用左手拇指按着红色的结束键三秒,关掉手机电源。

——未完待续

PS:我承认我的心被揪起来了…



分享到:
版权申明

本站所有文章,除特别标明外,皆为原创。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转载自:i 飞扬 分享精彩!
原文链接:求人之水(7) 蔡智恒最新作品《蝙蝠》简体版

您的支持是我最大的动力!

  1. 的确不错的小说,赶明儿我也转载去。

    [点击回复]

    • dulele
    • 2010年11月18日

    我相信这个故事会有好的结局的

    [点击回复]

  2. 我也很期待结局是怎么样的,希望不是遗憾。:)

    [点击回复]

    老饕 回复:

    @phoenixboy, 结局了~~呵呵,很温暖!

    [点击回复]

  1. 没有通告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