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的视角:季老走了,你们想干什么?

季羡林老人jpg憋了一段时间了,终于忍不住。

我想说,季老走了,可真的如先前所报道的,走的很平静吗?

也许吧,也许季老走的很平静,可有一些人就很不平静了。

就像我在之前所写的文章《季老!季老》中所说,我们应该羞愧!

719日,季羡林先生遗体告别仪式如期举行。季老安卧鲜花翠柏丛中 身盖党旗神态安详,

近千人送别季老,温家宝总理也亲自到八宝山革命公墓送别。

然而,大师驾鹤去,身后尘埃起。19日,在季羡林追悼会上,一位神秘白衣女子突然闹出一出钱文忠要偷季老的乌龟的闹剧。嘿嘿,好笑!岂止是之极了!


19日上午11时许,追悼会接近尾声的时候,一位自称季老学生、北大教授的白衣女子突然大喊:“钱文忠要偷季老的乌龟!”当时一名身着深色衬衣的男子在众人的斥责中匆匆从人群中挤出,而有记者看到,此人并非钱文忠。据该白衣女子称,当日季老的管家方咸如特别把季老的宠物乌龟带来与季老做最后的告别,没想到钱文忠想偷走这个乌龟,他将装乌龟的鱼缸抱出礼堂,后交给他的一位朋友,偷窃行为立即被方咸如发现并予以制止。

该女子气愤地表示:“从字画被盗风波到季老的死都是一场阴谋!是钱文忠在背后指挥季承抢夺财产!”她并表示,季老曾于2003年、2006年和今年6月13日三次说过,要把全部遗产全部捐给国家,不给子女留一分钱,因此北大也不会给他们一分钱。

被这名白衣女子推出的所谓季羡林干女儿施汉云和季羡林管家方咸如则都表示,在季老90大寿时的一件金子打造的“福禄寿”礼品如今不知去向,而原先摆在客厅。当有记者向季羡林之子季承求证“乌龟事件”时,季承表示纯粹是胡扯,并称家中物品已保管好,希望有些人不要找借口制造混乱,他还说:“现在有一个很奇怪的现象,就是我们季家的东西别人在管。而且那个看门的(方咸如)我们已经把他解雇了,他还在那里说东道西。”他认为,小方这样做是有人在后面给他出主意。钱文忠则向记者表示,他的确在遗体告别仪式现场的季羡林亲属房间见到了这两只乌龟,但是谁带来的、为什么带来以及此后发生的“偷乌龟”事件他完全不知情。

这场“乌龟事件”的关键人物白衣女子究竟是谁?有关媒体进行了多方求证,方咸如称她是北京大学公共管理学院一位王姓老师,施汉云开始称她是一位记者,但随即又改口说她是北大的老师。季承说,他不认识这位女子。钱文忠则说,季羡林的女学生没有在公共管理学院的,全部在外文学院。

好了,到这里,出现了两位关键人物。施汉云,白衣女子王如

施汉云自称是季羡林的小友,称季羡林为爷爷。施汉云其实是已故香港汉荣书局创办人石景宜的秘书,而石景宜与季羡林在生前是好朋友。季承和钱文忠曾说,他们知道施汉云这个人,但与她都并不熟悉。 至于王如,《南方都市报》发表了署名文章,指明这位王如女士至今可以确定的一个身份,乃是李玉洁女士的干女儿。而李玉洁则是季羡林的前秘书。



好了,真的有点烦了,引出这么多人物。

在看一看季羡林先生的弟子钱文忠的博客是怎么写的。

白衣女子王如的真面目:季羡林先生事件真相之一

原形毕露的李玉洁:季羡林先生事件真相之二


722日上午,钱文忠在博客上发布一篇名白衣女子王如的真面目:季羡林先生事件真相之一的文 章,将追悼会当天诬陷他的白衣女子名字曝光―――他在博文中透露,该白衣女子叫王如,是季老前秘书李玉洁的干女儿。我在北大多年,询问了很多在北大工作 同学和朋友。可以说,她并不是北大的员工,而是以北大的身份在活动。用一位朋友的话来说就是一个混混。当然,王如究竟是不是北大的,除了校方,任 何一个人也很难断言某人究竟是否北大的工作人员。

由于李玉洁与钱文忠认识了20多年,于是钱文忠就表示,照理说,李玉洁女士应该对我很了解。王如根 本就不认识我,为什么非就要诬陷我偷东西呢?是李玉洁女士指使你这么做的吗?我还真不太相信。假如不是李玉洁,谁又是你背后的人物呢?可别告诉我是北大的 某某领导,没有人会相信你的。

钱文忠更在博客中奉劝王如,老实面对公众,把所知道的、参与的见不得人的事情说出来。你和你们那群人做过的事情,想要没有痕迹,实在是不可能的事情。别再费心搬弄是非,转移视线,牵扯无辜的人了。你们过去没有成功过,今天难道还会成功吗?

如此猛料真是让老饕叹为观止。

再看一看另一边是怎么说的:

《劳动报》记者电话采访了季老遗产风波的另一方当事人―――李玉洁和王如。在电话中王如情绪激动,直言季老 就是被钱文忠和季承逼死的。王如愤怒地说,钱文忠一伙人要为季老的死负责。不过,对于她自己的确切身份,王如却一直不肯表明,她称具体要问李玉 洁,只有她才能对季老遗产风波有个正确的回应。

随后,被季承和钱文忠直指偷龟事件和盗画事件的幕后操纵者―――季羡林前秘书、如今身在北京301医院的李玉洁接受了记者的电话采访,她声称有关部门关照她不能接受记者采访

但当记者表达了采访大意后,这位中风之后说话有些障碍的老太太,还是忍不住说:钱文忠有没有偷龟,我不知道。我也是才知道这件事情的。当记者问她,她是否一手策划了盗画案时,李玉洁在电话中特别生气:谁告诉他的,找谁要去吧。

李玉洁告诉记者,在她担任季老秘书时,她确实是经手了季老的藏画,这些字画我全见过。因为我经手了,但我又把它们手把手都交出去了。数字一点不错,184幅。

当记者问她,这些画都交给了谁了,李玉洁说,谁接替我的工作,我就把画给谁了。这是有证据的。当时都有签收的字条。对于后来在李玉洁的住处发现了这批画的事实,李玉洁昨日给予了否认:我不知道呀。当时我住在医院里,又不回去。别人都说这些画在图书馆呢。

此外,李玉洁极力为自己澄清,我不是要表明自己的清白,关于财产总会弄清楚的,但希望现在不要报道,否则会打草惊蛇。在被追问,究竟会惊动谁时,李玉洁说,现在还为时过早,我要发言时肯定会说的,我到应该说的时候再说。

10分钟后,本报记者突然收到李玉洁的短信,短信全文如下―――“我要特别声明,钱文忠不是季老的学生,季老对他磕头作秀之举非常反感。此外,北大的人也都很藐视钱文忠。

好了,写到这里,老饕真是写不下去了,恶心两字不足以概括我此时的心情!

从这些报道我们可以看到两方各执一词,互相以超级猛料打击对手。

王如是个混混,李玉洁则被师母骂为不要脸!,至于钱文忠,连季老的弟子都不是了!!

让人哑然啊!

让人不禁想,这些人在干什么?难道双方都是无辜的?还是有一方是血口喷人?

更或是,他们都只为了一个共同的目的:季老先生的遗产??

在这里我不能多说什么,也许有人会觉的不过瘾,说了半天,真相呢?真相,所谓真相并不一定是真的!!在这件事上,我们该为这些人纠缠吗?记得一年前,季老的秘书杨锐还是丢画事件的主要嫌疑人,当年钱文忠也是言之凿凿啊,很说了些话,可不到一年,他又言之凿凿了!嫌疑人又到了李玉洁身上!

至于季承为什么13年没见季老,则更是各执一词。一边说,是季承没脸见季老不想见;一边则说,是受到了阻拦,其中李玉洁起了很大作用(当然北大也有很大功劳)。

那么到底谁对谁错?

老饕真的不想理会,也不想再纠缠下去了。在真相没出来之前,没有人是无辜的。在真相出来后,不管谁真谁假,都应该感到羞愧!我们难道不该想一想,为什么会有这样一场纠纷?为什么在季老死前,没有人跳出来?!还说季老最后几个月很平静。嘿嘿,是两方正摩拳擦掌,为最后一搏做准备,所以显得很平静吗?!

还是在我的文章《季老!季老》中的话,

季老走了,也许他的内心是平和的,也许有些许遗憾。

这些,我们永远不会再知道!

不想管这些小丑,只希望季老,一路走好!

本站所有文章,除特别标明外,皆为原创。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文地址:http://ifeiyang.cn/archives/373.html

i飞扬,i的视角,不同的视角





分享到:
版权申明

本站所有文章,除特别标明外,皆为原创。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转载自:i 飞扬 分享精彩!
原文链接:i的视角:季老走了,你们想干什么?

您的支持是我最大的动力!

  1. 没有评论

  1. 没有通告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